设为首页

    游戏审批大门已关,自求多福吧

    08-17更新人看过

      作者|我不叫塞尔达

      昨天,彭博社的一篇报道,引发了全球游戏行业的大震荡。

      这篇报道称,中国监管机构已经冻结了网络游戏版号的备案和审批。知情人士称,冻结发生在中国开展机构改革之后,其中一位人士表示,监管机构还担心一些游戏中的暴力和赌博问题。在线游戏、手游和单机游戏都受到影响。

      但是,还别大惊小怪。实际上,版号已经停发很久了。

      GameLook 此前曾报道,截止到今年 CJ(8月初) ,广电总局版号审批已暂停了至少四个月的时间,按照此前总局700款左右单月版号审批量,暂停发放版号的这四个月、游戏行业预计缺失了近3000款获准进入市场的新游戏,即便刨掉占比一半的棋牌游戏,也意味着行业这几个月理论上少了至少1000款可投入商业化运营的新游戏。

      只不过,彭博社的报道,让全世界人都知道这事了。

      过去,一款在线游戏想要完成上线流程,需要跟两个部门打交道:新闻出版总署和广电总局。首先,厂商需要找出版机构完成初审,最后才由新闻出版总署完成复批。除了文化部的备案之外,想要在国内上线并经营一款游戏,还需要通过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审批,从而获得游戏版号。

      而有消息表示,最近一段时间没有游戏过审,是因为新闻出版总署和广电总局合并,机构调整,政策调整,导致审批停止。

      实际上,最近已经有许多部门都进行了改组,而文化领域则是改组的高发地。

      因为改组就完全停摆,让一个运转正常的行业急刹车,看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这是管理部门之间的事了,不妄加评论。实际情况是,它确确实实地影响到了国内游戏行业的发展。首先,新游戏基本上没法通过审核了,而大公司“画饼”的引进游戏,也迟迟不能上线。

      腾讯的股价就是这一切的晴雨表,在昨天公布的 2018 年半年报中,腾讯游戏业务环比下降,主因是《刺激战场》《全军冲击》两款游戏迟迟不能过审开启付费,导致腾讯没能达到市场预期,股价也达到了今年最低。

      腾讯总裁刘炽平在电话会议中,谈到了审批冻结对于腾讯游戏的影响,他表示“目前监管层对于版号的审批冻结是暂时的,没有版号的游戏没有办法正式变现,这是由于中国监管机构改革所导致的,目前所有的新游戏都拿不到批文。”

      当然,这并不代表游戏行业就被一棍子打死了,一般大公司都会申请一批版号作为储备,而小公司,也总有迂回的办法。

      自从制度建立起来,版号就和“灰产”如影随形。2016 年,手游行业内流行的是“代办版号”,淘宝叫价在一万到两万左右,代办商深谙审批的玩法,并且“有关系”;但是随着审核的进一步收紧,今年就不能代办,只能“租”了。不过,版号上的游戏名字是确定的,厂商们租到手后,还要根据版号上的名字改游戏内的标题、内容。

      当然,“租”肯定是要比代办贵了,据了解,目前的版号出租普遍都要几十万,名字“卖相”稍微好点的,则可以叫到百万元的价格。这对于小公司,或是独立开发者来说,是一笔难以承受的支出。

      可以肯定的是,审批的冻结是暂时的,新游戏的上线不可能会一直无限期地停摆。刘炽平也在电话会议中提到:“对于新游戏来说,监管层意识到由于重组,版号冻结正在影响整个行业。因此,GAPP已经建立了一个绿色审批流程,如果游戏能够申请到这个绿色通道,就可以进行一个月的付费测试。 ”

      但谁也说不好什么时候能恢复,而恢复以后,申请多久能通过,政策又将怎样变化。

      比规则严苛更可怕的就是没有规则,大公司尚可靠着“绿色通道”和老游戏撑过这段空白期,但是,对于中小型游戏公司来说,这就不仅仅是寒冬了,简直是“冰河世纪”。

      现在许多手游厂商都是在赚快钱,一款换皮游戏上线,也就三个月、最多半年的生命周期,拿不到版号,就完全打乱了产品的节奏,可以预见的是,会有不少中小型游戏公司,死在了版号重新开放审批的黎明前。

      如果硬要找些安慰的话,这次“生物大灭绝”,会淘汰一些没有持续产品力的换皮作坊,曲线地实现了净化开发商环境的作用,但这毫无疑问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众所周知,游戏这行当,在中国一直都相当敏感。上头对于审批把控严格,舆论层面“精神鸦片”论死灰复燃,玩家群体“割裂”,开发商在“品质”和“流量”间摇摆,还要随时准备好面对“举报”的危险;而玩家们,则是一直没能获得一个接触优质游戏的环境。

      2015 年,由于人口红利被消耗殆尽、大厂垄断等情况,中国手游公司迎来了一批“倒闭潮”,而这次可能会长达一年多的停摆,毫无疑问会给游戏行业再泼一盆冷水。

      自求多福吧。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