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上海意图打造“全球电竞之都”,产业突破之路还有多远?

    08-06更新人看过

      2018ChinaJoy期间,完美世界Dota2赛事展台被观众们堵的水泄不通。

      这仅仅只是一场简单地表演赛,却吸引了现场巨量的观众。尽管许多玩家因为家庭、工作等原因不再玩游戏了,但他们反而更热衷于观看其他玩家在舞台上竞技,这已经成为了他们闲暇时新的娱乐方式。

    2018ChinaJoy看比赛的观众

      作为国内电竞产业起步最早的城市,上海早在去年就将电竞产业作为区域功能规划产业发展和经济提升的重要引擎之一,并提出打造“全球电竞之都”的产业蓝图。

      8月4日,2018全球电竞大会上,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党组书记、局长徐炯再次强调,电子竞技是年轻人喜爱的一种新文化样式,上海正在致力于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需要吸引、集聚越来越多富有创新精神的年轻人,为此需要为年轻人创造更好的文化生活环境。

    国内电竞产业的突破与发展

      “中国政府对电竞的支持是所有国家政府里支持最强的。”完美世界CEO萧泓说道。“尤其过去3、5年,各种政策、各种扶持、各种年轻人正面的导向都是从上而下的。”

      政府的支持无疑是国内各大厂商、赛事方等相关产业投身电竞的坚强后盾,这也是近两年国内电竞产业飞速发展的关键因素。

      此前,上海在优化营商环境、建设国际一流电竞场馆、引进全球顶级赛事、培育电竞自主品牌、加强电竞人才培养和电竞行业规范发展等方面已经做了一些有益探索和积极推进。

      比如,EDG、OMG等国内顶尖俱乐部均集中在上海,并建立了战队基地,坐拥大量的粉丝群体;《王者荣耀》KPL职业联赛总决赛、Dota2亚洲邀请赛、《英雄联盟》S7全球总决赛等顶尖全球赛事,均在上海地标型场馆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和东方体育馆留下过他们的足迹;去年在上海举办的S7全球总决赛半决赛期间,场馆人满为患已经不足以形容赛事的火爆了,原价480元的门票早已被黄牛炒至5000元,并且依旧供不应求。

      毫无疑问,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正处于飞速发展的阶段,并且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整个产业依旧还有巨大的潜力和空间。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电子竞技产业报告》,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达到了770亿元,2018年预计将突破880亿元。不过,电子竞技游戏的收入在整个产业中占据了绝大部分收入,达到了93%。

      尽管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3.6亿人,但整个电竞产业赛事相关内容的收入与传统体育相比依旧相去甚远。报告指出,中国传统体育赛事规模约占体育产业的8%,这个比例在较为成熟的美国市场则达到了19%。

      国内电竞产业还需要更多的发展和突破。

      拳头游戏中国区业务负责人林松认为,过去几年,电竞变现领域最主要直接变现是“to B变现”,包括直播、版权以及小小一部分的“to C”,而突破新“to C”的变现模式,将会成为电竞产业发展的里程碑。

      因此,地域化和联盟化成为了电竞发展的新方向。

      “主客场最重要的意义是开放性地打破一个城市一个地域的限制,走到更多的城市扎根于当地开发当地的商业和经济,结合当地的粉丝真正塑造城市文化,这也是我认为电竞和传统体育越走越近、可以取经的非常追求的部分。”林松说道。

      事实上,腾讯和暴雪都在这方面展开了探索。

      《英雄联盟》LPL职业联赛、《王者荣耀》KPL职业联赛和《守望先锋联赛》均效仿传统体育开启了主客场制度。相比之下,腾讯的目标主要是落在国内,暴雪则寄希望于在全球范围内开启城市联赛。目前,腾讯已经在北京、成都等国内多个城市落地主场,暴雪则是在上海、洛杉矶等全球不同城市组建战队。

      动视暴雪电竞联赛首席商务官Brandon Snow表示,未来两个赛季,《守望先锋联赛》会扩张到40场比赛,20场主场和20场客场,这意味着战队将从1月份打到11月份,并且在来回于世界各地。

      这两种构建电竞生态方式的优劣暂时无法定论,但它们的目标都是为了挖掘线下的粉丝经济。

    林松表示,拳头公司希望能够代表电竞突破观众和选手之间的次元壁,开拓渠道让观众能够直接对电竞内容、战队、选手进行支持,建立整个生态把“电竞、观众、直播平台、游戏都能串成一体,让血液、经济、选手、玩家之间的互动在平台中可以打通”。

    人才培养,还需打破社会偏见

      相比飞速发展的电竞产业,专业人才的缺乏成为了电竞产业继续发展的瓶颈。目前,人才缺口主要集中在职业选手、赛事解说、主播、赛事组织运营等岗位。

      为了解决人才问题,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宏舟表示,上海将开展以战队、选手为核心的电竞人才培养培育,和市体育局、市教委等部门进行了沟通合作,探索形成电竞选手的注册制和电竞人才的职业培养体系,夯实人才培育的基础。

      除此之外,针对电竞教育的相关教育机构也开始涌入市场,这些机构大多以对电竞选手、主播、教练、解说等职业的培训为主,并且部分教育机构会有艺人经纪的业务,对学员进行培训后同优秀学员进行签约并输送到各大直播平台、电竞俱乐部等。比如,综皇学院、七煌原初学院、恒一文化、完美世界教育等。

      林松也表示,《英雄联盟电竞》很快会开始尝试建立“人才选拔联赛”,为未来更高级的联赛提供人才帮助;同时,官方还会建立起更强大的青训和选秀体系,为高级LPL战队提供储备和选手。

      报告同时指出,部分从业人员不注重自身形象也影响了电竞产业人才的流入,这也会导致社会主流对电竞从业人员认可度的不足。

      社会主流对电竞从业人员的偏见最早可以追溯到“网瘾时代”。

      即将代表中国出征雅加达亚运会的《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简自豪(游戏ID:Uzi)表示,玩游戏和电子竞技完全不同,残酷的电子竞技没有第二,为此选手们会付出很大代价,即使取得了成绩,隔阂也无法消除。

      这种偏见不仅制约了电竞从业人员的培养,甚至会影响更多赞助商对电竞产业的投入。雷蛇CEO陈民亮表示,许多赞助商并不了解电子竞技,甚至对这个行业存在偏见。即便赞助了电竞赛事,也只是想在这个市场中分一杯羹。

      事实上,根据央视节目《新闻周刊》探访的画面,这些选手们每日平均训练十小时以上,与国外高水平队伍的训练对战常在夜晚,因此选手们也习惯了夜晚的训练模式。熬夜加高强度训练和极其容易出现的不良坐姿也对选手的健康造成了影响,而往往这些负伤恢复的较慢。

      皇族电竞俱乐部首席营销官李杰明表示,“我们会在8月底的时候举办电竞体育营,让喜欢电竞的选手、孩子们到RNG体验电竞选手的生活,让他知道除了日常电竞训练外在电脑端进行身体锻炼、健身、文化课训练,让大家知道电竞这碗饭就是运动员的精神,要充分地努力、奋斗”。

      除此之外,游戏风云总经理费元华也表示,将通过电视台制作的电竞、游戏相关的休闲节目,帮助家长和孩子一起玩游戏,向社会输出正向价值观的游戏内容。比如,国内第一个电竞真人秀《加油DOTA》等。

      毫无疑问,电竞是当下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娱乐形式,但整个行业还需要更多发展和改变。

      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宏舟表示,浦东不仅有着厚实的产业基础以及一批能够承载国际电竞比赛的场馆,还拥有综合的城市服务配套以及国际一流的营销环境。同时,浦东政府致力于将浦东打造成集电竞产业资本、电竞企业、赛事展会的综合平台,并打通电竞人才培养,产业服务,政策环境的链条,贯彻落实好上海“文创五十条”。

      Michal Blicharz也表示,希望在2019年或2020年在中国建立和卡托维兹类似的独立赛事。这代表着ESL对上海电竞环境的极大认可。

      在政府的支持和厂商、合作方的不断探索下,上海成为“全球电竞之都”指日可待。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