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淮河、台儿庄与内外线,徐州会战中的地理元素

    06-04更新人看过

      

      在刻意营造出的“胜利”气氛背后,是日本人对战争前景的担忧。

      时至1937年底,中日两国间的全面战争已经打了五个多月。虽然侵华日军凭借优势军力将华北的中国军队赶过了黄河;华中方面,也先后夺取了占了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和首都南京。但与那些洋溢在报纸上的胜利气氛不相符的是,就算是最乐观的日本军官也在私下场合不得不承认,这场战争在短期内结束的可能性其实已经不复存在。

      在这种背景下,日军高层内部对如何进行接下来的战争发生了分歧。考虑到兵力的不足,日军最高统帅部一度提出,“暂不扩大战争,集中力量巩固占领区”;这一“保守”计划遭到了侵华日军将领的严厉批评。在陆军部的支持下,这群前线将领们强调,仅凭现有的兵力就足以消灭中国抗战军队的主力,逼迫国民政府签订一个“城下之盟”。

      在一片争吵声中,素来喜欢“以下克上”的侵华日军的高级将领们占据了上风。为能在新的一年中以最小的代价彻底“解决中国问题”,这群骄狂的日本军人将赌注押向了古城徐州。

      日军对徐州志在必得

      徐州,被称为“五省通衢”,位置决定其成为中日两军必争之地。

      对于侵华日军将领来说,徐州具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

      徐州古称彭城,西楚霸王项羽曾建都于此,其北为峰峦起伏的沂蒙山区;南面是河汊纵横的淮海平原。近代以降,这里又据津浦、陇海两大铁路的相交点,控扼苏鲁皖豫四省之要冲,有向四面转用兵力的交通条件。尽管徐州四周都是平原,市郊却是山丘群立,东有子房山、香山、白云山,西卧牛山、霸王山、义安山,南有云龙山、凤凰山,北有九里山,构成一道拱卫城市的天然防线。全面抗战爆发后,徐州成为中国军队第五战区的指挥部所在地,更因此成为中国战时首都武汉的东北屏障,势在必守。以侵华日军视角来看,拿下徐州不仅能打通津浦线,将南北两大占领区连成一片;还可沿陇海铁路西进中原,夺取郑州、为下一步进攻武汉做准备。

      日军本打算沿津浦铁路南下北两上,夹击徐州。

      1937年底开始,侵华日军高层在尚未取得最高统帅部认可的情况下,即以济南和南京为据点,频频调动兵力,准备沿津浦路南下北进,夹击徐州。攻占南京以后,日军华中派遣军除留一部固守南京、芜湖等要点外,以第十三、第三、第九师团分别从南京、镇江等地渡过长江,向北进攻;北线,日本第二军第十师团在攻占济南之后一路尾随不战而退的韩复渠部,连下大汶口、蒙阴、济宁、邹县等地;19381月,日军第五师团在青岛附近的崂山湾、福岛两处强行登陆,上岸后沿胶济铁路向西攻击前进。

      19382月,南路日军已经攻占蚌埠,正企图强渡淮河北犯;北线日军已攻占青岛、邹县,在诸城、两下店一线同中国军队激战。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提出“徐州仍不大可能在短时内拿下来”,那些侵华日军的将领们一定会认为这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在他们看来,就算面前中国军队仍有相当数量,自己挟连胜之余威,迅速排除其抵抗当不在话下;再者,而津浦铁路又确实为日军机械化部队的快速推进提供了客观上的可能。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