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虚拟助手之争,智能音箱能否挑战智能手机?

    08-29更新人看过

    经过一年的等待,亚马逊和微软终于在前不久完成了Alexa与Cortana的整合,这也意味着我们即将生活在一个多助理的世界中。所谓多助理世界,实际上更多的是微软、亚马逊以及想要进入AI虚拟助理领域的初创公司的一种想法,对于不需要拓展业务的谷歌和苹果而言,则不然,因为他们已经在智能手机领域占据了垄断地位。

    不可否认,智能音箱的增长速度很快,但智能手机仍是用户与虚拟助理进行交流最多的设备,也就是说,苹果和谷歌可以选择将多模式体验与iOS或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联系起来。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微软或亚马逊没有这样的机会。事实上,智能音箱就代表了一个破坏智能手机的主导地位,并大规模改变用户行为的机会。

    不难想象,在未来的世界里,Alexa意味着与计算机对话,Echo等同于智能音箱——就如同舒洁(Kleenex)代表着面巾纸,谷歌象征着在线搜索一样。简单说,这些都是一些“通用商标”或者叫“专有名称”。

    近年来,由于亚马逊开创性的智能音箱取得的早期成功以及虚拟助理的强大功能,让我们生活在了一个这样的世界:智能音箱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并流行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智能音箱市场份额的逐季争夺战便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但其改变用户行为的长期斗争才刚刚开始。

    智能音箱五花八门,亚马逊先发优势正在消失

    毫无疑问,智能扬声器正在迅速普及,或者说正逐渐发展为一种全球现象。几家市场研究公司的最新数据均显示出了强劲的增长势头。Canalys估计,在2018年第二季度,全球市场同比增长187%,仅最近一个季度的出货量就达到了1680万台。

    当然,这场竞赛已不单单是美国、英国或欧洲之间的比拼了,中国也成为了该领域的一个热门市场,包括阿里、百度、小米等在内的科技巨头也在不断推出相关产品,抢占市场份额。但关于谁会成为最后的赢家,市场观察者之间存在一些争议,不过有一点清晰可见,那就是亚马逊的先发优势并不能持续到最后。

    Canalys最近声称,在第二季度,Google Home在出货量击败了亚马逊Echo,导致后者的占比从32。3%降至24。5%。而Futuresource的研究主管西蒙·布莱恩特(Simon Bryant)表示,在全球范围内,“第二季度亚马逊几乎占市场的一半,谷歌占四分之一,其余的则由中国玩家与苹果共享”。同时,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亚马逊和谷歌在第二季度的占比分别为41%和27。6%,此前,亚马逊占比高达76%。

    虽然关于第一的位置有争议,但三家机构都同意谷歌正在迎头追赶,亚马逊的先发优势正在消失。部分原因可能在于就某些指标而言,谷歌的Assistant要比Alexa“更加智能”。但分析师表示谷歌成功的秘诀其实是在其他地方。

    高额预算的媒体营销战、积极推动与零售商和智能家居设备制造商的合作,再加上公司在回答搜索问题的一贯优势,使得谷歌的产品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更不必说,公司还在数亿台Android设备上推广自家语音助手。值得一提的是,谷歌在海外市场上有经验、合作伙伴以及语言优势,而亚马逊在这些方面略逊一筹。

    行业第一尚未有定数,但可以确定的是,智能音箱之战并不是一个行业内的传闻,这些公司确实是在争夺到2030年价值最高可达230亿美元的销售份额。但是智能音箱和智能手机一样,它们不仅仅只关乎硬件,更重要的是支撑这些产品的平台,即语音智能,以及它将如何改变用户的行为。

    智能音箱的“捆绑模式”与市场机会

    对于智能音箱的发展,有分析师曾预测,最终大多数美国家庭都将拥有一台智能音箱。那么,在我们购买这些设备后,他们会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或行为吗?答案:是。

    比如,用户购买Echo时,需要向亚马逊支付85美元。但它会鼓动用户花费120美元购买亚马逊Prime会员一年,或是再支付80美元来使用Amazon Music Unlimited服务一年的时间。此外,Echo还会让你很方便地在亚马逊上购买商品,并且还能很好地适配其他Alexa设备,比如说Fire TV。

    或许,Google Home也能与Chromecast、YouTube、Gmail、Google Calendar以及Android设备上的Google Assistant相适配。HomePod也许能加深用户与Siri、iTunes的联系等等。这些都是智能音箱对用户行为产生的一系列影响。

    除跟踪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外,Futuresource还会对消费者行为进行研究。根据该公司在今年4月份对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的消费者进行的研究,结果显示,与近一年前相比,智能音箱排名前二的用途分别是听音乐(从69%增加到84%)和查看新闻(从54%下降到52%)。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则分别是查询交通信息以及设置提醒和警报。

    但从较低的百分比开始的用途,就不那么受欢迎吗?根据Futuresource的最新数据,使用智能音箱控制电器、暖气,进行在线购物或玩游戏等行为的比例数据都在下降,甚至占比不到25%。

    为了更清楚的了解智能音箱对用户行为的影响,来自美国科技媒体GeekWire的媒体人弗兰克·卡塔拉诺(Frank Catalano)进行了一次非正式的社交媒体问答,公开询问用户使用智能音箱的场景以及它是否对其生活的各个方面产生了影响。在这些答案中,听音乐,看新闻和天气等跻身榜首,而被反复提及的包括警报、记录待办事项清单以及控制房屋的灯。

    然而,智能音箱改变用户行为的过程中,也存在一丝焦虑。

    比如,购物恐惧浮出水面。有网友回复称,“一不留神,我们买了电影票,不过亚马逊承诺退回给我们3。99美元,但这也足够引起我们的警觉,为了避免出现更多的意外事件,只好把购物选项从设置中删除。”

    隐私问题也同样如此。有几个网友表示,在Alexa几次发出奇怪的声音后,就开始使用麦克风的静音功能。有人写道,“某个晚上,我的Alexa不知道为啥,突然听它‘Name that Tune’,这很有趣,但后来就没这样了。”

    对此,布莱恩特表示,“我认为,假设智能音箱需求的很大一部分是由于新奇性以及某些花哨功能推动的,时间长了,消费者会感到厌倦。”当这一市场成为主流后,人们对新的消费电子产品的热情不会很高,所以,所有权的混合,会对最受欢迎的产品造成影响。

    与此同时,用户使用智能音箱的时间越长,就会越使用这个工具。“在我们今年早些时候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一半的人表示智能音箱的使用率有所增加,因为它的帮助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布莱恩特说。不过还是那些“常规日常活动”,比如打开收音机、开始烹饪计时器等都在被不断重复使用,即使这些用途不代表智能音箱可以做的任务的全部范围。

    不过,智能音箱的新鲜感有一些障碍仍在克服中。Futuresource的研究发现,消费者对他们的家庭助理存在不满,包括对不同语言和声音理解不佳、反应准确性较差以及对不同语言和声音的不了解,反应准确性差以及“指令范围不够广”。但这也意味着智能音箱还有更多潜在的用途和使用场景待开发,甚至在家庭之外。像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和圣路易斯大学都把它们作为学生助手安置在宿舍里,而万豪酒店则将它们放入酒店客房。

    布莱恩特补充表示,“我们的消费者研究显示了智能音箱在老年人市场的价值——让他们保持联系,同时也为他们的生活提供实际辅助支持。我们也看到孩子们也在使用智能音箱。”就孩子方面而言,亚马逊似乎瞄准了这个市场,并开发了针对孩子的Alexa版本。在亚马逊看来,Alexa并不是要取代父母或者被用于照顾孩子,所以对它来说最重要的是用同理心来对待孩子。

    因此,亚马逊与儿童心理学家合作,让其语音助手更聪明,以便在回答孩子的问题时,能给出更好的答案。举个例子,当孩子在睡觉或学习的时间与Alexa互动时,Alexa会表示,“对不起,我现在不能玩,请稍后再试。”当孩子问到死亡来临时会发生什么时,Alexa会倾向于让孩子转向更值得信赖的家长,因此会回答说,“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如果您对此感到疑惑,请询问家长、老师或认识并信任的朋友。”

    可以说,智能音箱在随时改变着用户的行为方式,且使用范围正在逐渐扩大。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市场爆发性的增长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后,Futuresource也将市场饱和时间,从2020年之前上调到2021年或2022年。不过,即使最终市场达到饱和也不意味着语音交互会消失,因为远场麦克风语音控制系统将被应用在更多的设备上,甚至还会有屏幕出现。

    来源|人工智能观察

      


×
×
×
×